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939

主题

0

好友

8万

积分

中国小伙的航海日记(46):16天16夜跨印度洋,打最后一通电话告别

收米快乐 发表在 于 2022-11-20 18:36:16 |显示全部楼层
0
131

2020年9月20日,我独自驾船离开停留了3个月的迪拜码头,踏上前往马尔代夫的行程。
从迪拜到马尔代夫要跨越阿拉伯海,全程1700海里左右(3150公里),需要昼夜不间断地航行16天,这是我目前为止面临最艰巨的航行任务。
从迪拜到马尔代夫
而且距离还不是最难的。
出发在即我突然发起高烧,三天都不见好转,头痛头晕、浑身乏力,没有任何胃口,以这样的状态去扛半个多月的航行任务,风险很大。但我没有时间等待病情好转了,10月起北印度洋的风向就会转变,由夏季风的顺时针环流转为逆向,跟我的航向完全相悖,如果不抓住这最后的时间窗,就只能等到明年。
北印度洋风况


至暗时刻


我先用4天4夜,航行400多海里从迪拜到阿曼完成最后的补给,然后于25日下午出发,正式开始跨越阿拉伯海。航程分为两段,头一段先往印度的方向走,抵达折点后转而南下,利用季风朝马尔代夫推进。
第一段是最难的,几乎要顶风前行,而波斯湾的风浪情况跟之前在阿曼湾截然不同,仅从阿曼出来20多个小时后,我感到体力流失得比在阿曼湾几天几夜还要厉害。预计未来96个小时都会是这种高强度、高对抗的状态。
航行一夜非常疲惫
本想尽量保存体能,但从夜里1点起风浪就特别大,一夜未眠。第二天早晨,甲板被潮水打得透湿,地上还躺着一只已经凉透的飞鱼。
当初刚到埃及时,一次出海潜水的途中我捡到一条撞上船的飞鱼,当时觉得特别新奇。那条飞鱼很美,全身是亮闪闪的蓝色细鳞片,翅膀像蝴蝶一样又大又精致,不像这条小小的,营养不良的样子。
埃及红海的飞鱼
印度洋上飞鱼实在太多了,海面上经常一群一群地飞过。所以说,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里的情节都是真实的。我捡起飞鱼扔回海里,给海豚朋友们当早餐吧。
阿拉伯海的飞鱼
身体还是很难受。大白靠自动舵行驶,我倚在船舷边休息,尽量去消化不适感。前方天空中布满乌云,不过云层不算太厚,不知道晚些时候会不会形成雷暴。希望太阳出来能驱散它们。
前方乌云堆积
据我所知,像我这样做长距离航行的人只有两种,一种有专业团队做后备支撑,另一种就是帆船赛事经验丰富的专业航海手,而我,哪种都不算。我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现在呢?
船舱里没开灯,静悄悄、黑漆漆的;太阳也没出来,海上阴沉沉、空荡荡的。这才是在印度洋上的第二天,接下来还要度过至少6、7个这样高强度的夜晚。
先熬到折点吧,过了折点之后就是顺风或者侧风跑了,境况会好一些。

第二条飞鱼掉在甲板上,我把它也扔回海里,然后进船舱弄吃的。懒得下厨,开一盒自热火锅,用辣味刺激一下神经。其实航海期间食欲本来就会大幅减退,每次在一个地方呆久长胖了,我都靠航海恢复体重。



* * *
穿越印度洋的第3天下午,大白跟一个庞大的海豚群相遇。海豚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多,也许是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,被源源不断地吸引而来,从十几只到最后上百只。它们追着飞鱼满大海地跑,上演一场超级热闹的围猎。这些飞鱼被赶得惊慌失措,刷刷地扇动翅膀飞出水面,再像雨点一样落回海里。
航行中遇到海豚总是让人振奋,因为它们看起来实在太快乐了,不管再低迷的情绪都能烟消云散。
遇到海豚
除了海豚外,我还有两个朋友——海鸟兄弟。它们从出航时就一直跟着我,此时已经离岸超过200海里(400多公里),它们还是每天都会过来跟我打个招呼。有这些小生物陪伴,航海就没那么孤单。
飞鸟兄弟
海上也有人烟——偶尔能碰见一两艘深海捕鱼的渔船。不过正常的航行途中我不希望遇到任何船只,因为这对我来说风险太大了,尤其是小快艇,十有八九来者不善。
这些深海渔船靠光吸引鱼群,所以亮度非常强,夜里它们在空旷的海面上就像人造太阳一样,很难想象人呆在上面会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夜里的深海捕鱼船
随着接近赤道,风越来越微弱,进入4000米以上的深海后几乎没有风了,我给油箱注入备用油。航程已经推进到一半,还剩850海里。
加油
经历完海豚的喧闹后,冷清的感觉更加难以承受。航海的确是一项对体能和精神考验非常大的项目,回想起跟我一起航行过的伙伴:陪我闯波罗的海、北海的老顾,一起跨越比斯开湾的尼克,还有跟我在中东流浪3个多月才下船的小刘……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从兴奋到恐惧、到崩溃,再一点点把信心捡起来开始修补,然后又崩溃、又接着修补的过程,最后达到一个比较平衡的“随他去吧”的状态,也就是所谓的“摆烂”。
和老顾在波罗的海
然而他们都还只是乘客身份,作为一个船长、一个水手,我要想的东西还多得多,这就是为什么航海真的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才能够适应。茫茫大海上什么都没有,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、天气会怎样变化,能活下来全靠大海的不杀之恩、全靠自然界赏赐了那么一点点喘息的机会让你能够通过。在海上从没有征服大海这一说,只有大海让你活着、大海让你通过,仅此而已。
且行且珍惜吧。
海上梦幻的日出
煮了一碗速冻饺子当晚饭,发现船上来了个小乘客——一只海燕。这么小的鸟怎么会飞到离岸边六七百公里的深海?连我的两只海鸟兄弟可能都放弃了。
我任它在船舱飞进飞出,不去打扰。海上的鸟都不怕人,它们把偶遇的船只当作临时歇脚的小岛,休息够了又飞去做自己的事情。
海燕


寂寞空虚冷


第5天,出太阳了。
久违的阳光冲破密不透风的云层,就像掀开了棉被一样照亮前方海面,而我背后仍旧乌云密布。夜里休息得不错,身体恢复了大半,我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提神。
出太阳了
大白右后方的远处,一块海面上闪烁着一阵五颜六色的光束,观察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这道光慢慢延伸,才在乌云的背景下看出是彩虹,差点以为我撞到了什么神迹。原来彩虹是这样形成的,一道神光从海里升起,直插入云霄当中。
起了一点风,我赶紧把闲置两天的前帆升起来,结果还不到十分钟风又停了,只好把刚歇火的发动机重新启动。
没风了
对帆船来说,发动机的动力是非常小的,一般只有进出港和无风情况下才会用到。每次推发动机操纵杆的时候,我都幻想着能感受到推背感,但其实并不会有——只要它别跳机就谢天谢地了。
那跳机是哪种情况呢?比如以前我遇到过两次螺旋桨被缠,导致发动机无法工作,必须要人力下水去救。只是那两次船上都有同伴,我可以抓住缆绳冒险下船,但这次船上就只有我一个人,漂荡在远离任何一块陆地的深海,一旦遇到跳机,飞机救援不到,海警也联系不上,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所以只要发动机别出问题,就算它像驴拉车那么慢也是要感恩的。
在欧洲比斯开湾,发动机被缠
没事做,我找出单反想拍些飞鱼的画面,结果这些飞鱼平常左一波右一波没完没了,就在我找出相机之前都还很活跃,这会儿全部偃旗息鼓了。我举着相机坐在左舷等,就见右舷掠过一小群,又换到右舷继续等,干坐了20分钟,毫无动静。
为什么啊?风没有,飞鱼也没有,真是要啥啥没有!
拍飞鱼
那两只消失了一天多的海鸟兄弟却在这时候飞回来了,绕着大白转了几圈,算是给我打过招呼,然后又飞走了。我觉得特别神奇,方圆上千公里都没有陆地,它们从不在船上睡觉,那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呢?还能做到每天都来跟我打个照面。这一定是两只有尊严的鸟,不会随随便便在别人的船上过夜。
海鸟兄弟造访
网上经常有人问我:你一个人航海,会不会觉得空虚寂寞冷?这个问题显然格局不够大。
我每天坐拥星辰大海,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起,又目送太阳一点一点落下,看群星闪烁、水母发光,怎么会空虚呢?
我能和海豚一起唱歌,能看到飞鱼在海面上追逐、海鸟在空中翱翔,我能看到除了螃蟹以外的各种神奇生物,怎么会寂寞呢?
冷就更离谱了。我有棉被,有军大衣,有小棉袄,我会冷吗?笑话。
算了!飞鱼不出来,海豚也不理我,还是吃饭吧。吃完饭睡一觉,又糊弄完一天。完美。
我把剩下的速冻饺子全部倒进锅里,结果煮成了一锅饺子粥。哎……真是干啥啥不行,吃饭也做不了第一名!
饺子粥


打个电话告别


10月的第一天,一觉醒来就看到天空中挂着一道绚丽的彩虹,从海面上拔起,高高地划过天空,另一端隐藏进光里,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见彩虹。如果把船开过去,会不会进到绚丽的光芒里呢?
然而我没想到,这差点就成了我这辈子见过最后的美景。
海上彩虹
航海过程中雷达经常会发出警报,观察屏幕能看到大片大片的不明物体在靠近。这些其实不是船,而是浓重的云层,通常伴随降雨。我已经到达印度洋的最深区域,水深近5000米,离最近的陆地至少有500公里,雷达显示方圆24海里没有船只。
雷达显示没有船只
海面非常平静,大白在发动机的推力下慢慢朝前行驶。我坐在船头望着彩虹发了会儿呆,然后打开音乐准备开始一天的安排。就在这时,一艘快艇从远处朝我疾速驶来,在和缓得几乎静止的背景下,它就像唯一在移动的物体。
是海盗!
我全身血液都凝固了。反应过来,迅速抓起离我最近的渔枪,接着跑下船舱抓起防弹衣、匕首和指虎扔上甲板。我弓下身爬出船舱,躲在桌板后面快速扫了一眼海面——快艇又不见了。
防身器械
压低身子环顾四周,都没再看见那个迅速移动的白点,我鼓起勇气拿起望远镜进一步确认,万幸,没对上海盗那张凶神恶煞的脸。
能看到远处有一艘比较大的渔船,应该是之前见过的那种深海捕鱼船,离它一段距离有一艘白色小艇,不确定是不是我刚看见的那艘。两只船都没再朝向我了,小艇似乎在拉网。
捕鱼船左侧的发光物就是小艇
我的手、腿止不住地颤抖,心跳得很快,把发动机推到2000转,加速驶离他们。
雷达显示他们没再靠过来,确认是场虚惊后,我瘫坐到地上。之前在苏丹到吉布提的航段也遇到过类似情况,当时很多渔民开着小艇靠近船边,向我和小刘索要烟和酒,船上没有这些东西,我们就把饮料都分给了他们,当时我都以为会不会要交代在那儿了。
虽然这些渔民没做出什么过激行为,但在他们彻底离开前,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遇到的是致命危险还是虚惊一场。
在吉布提段遇到要烟酒的渔民
小艇离我最近的时候只有1海里左右,没有风,我无论如何都跑不赢他。像我们这样的普通船只都不能配备武器,船上只有几把渔枪,被我放在各个方便取用的位置,剩下的就是菜刀。如果对方真是海盗,就只能开着大白全速撞向他同归于尽了。
好好的早晨,突然就搞出这么一个状态,一瞬间我真的想了好多,准备了那么多东西,准备打一个电话告别……
海面上已经看不到那几艘船的踪迹,算是逃过了一劫。
逃离


抵达马尔代夫


倒数第三天,海豚朋友们又来找我了。应该已经进入了无风带,海面平静得就像游泳池一样。我停下发动机加油,这些海豚三三两两地围上来,在大白周围温柔地游动,时不时翻出肚皮撒撒娇。它们逗留在船边不走,我努力克制住想跳进海里跟它们一起游的冲动。

海豚撒娇
加完油,我启动发动机继续赶路,海豚也跟着船一起加速,在前方领航。我等到它们玩够回家了,才进船舱准备早饭。突然很想念家乡的清粥小菜,煮了一锅皮蛋粥,配上咸鸭蛋、豆腐乳、豆豉鱼罐头和自己拌的萝卜榨菜。有时候认认真真吃顿饭,也是一件很治愈的事情。

10月6日早上6点,在太阳升起的时刻,第一座小岛出现在视野当中。洁白的沙滩、嫩绿的植被,还有船下比宝石更蓝更透亮的海水。我终于成功抵达遗失的仙境——马尔代夫了。
抵达马尔代夫
脱离5000多米的深海进入30多米的岛礁区,水下的白沙和黑色岩石清晰可辨。16个日日夜夜,没有网络、没有任何社交,整个世界就好像停摆了一样,我几度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海上,但最后的最后,我活下来了。沙滩、绿树、人类的文明正在冲我招手!
我会不会是第一个独自开帆船穿越印度洋来到马尔代夫的中国人呢?



下回预告


我的老朋友来了!在马尔代夫顿顿吃龙虾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+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点这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博亿About
博亿网拥有着业界最精英的金牌专业团队,凭借多年来在博彩市场的丰富经验和业界高端玩家的信任,博亿网取得了用户广泛的关注和喜爱。博亿网是一个为用户提供博彩业界新闻资讯、娱乐和专业媒体的多元化平台,是一家针对当地用户的特色专业内容,并提供国际化增值服务,同时是一个令资深商家和用户所信赖的多元化资讯平台。
商务QQ
Copyright © 2018~2020 博亿论坛—地表最火博彩资讯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