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986

主题

2

好友

20万

积分

南京,那些正在消失的记忆

阿仙奴的枪 发表在 于 2022-11-20 08:09:25 |显示全部楼层
0
160
#头条创作挑战赛#<img>




2016年1月9日,咣咣当当的7102次绿皮火车,随着最后一次鸣笛,消失在人们凝视的目光中。


这趟安徽黄山到南京的绿皮车,一趟能开十个小时。火车迷和小清新称它是“慢摇”。也正是因为慢,才坐出了穿越旧时光的感觉。江南缥缈雾气里,可以看遍皖赣线的风光,青苔石板,陌上花开。


对7102次列车的好感来自于,你曾经可以在南京随时来一次市区短途旅行。从“南京南”上车,坐到“南京西”,票价只要2.5元。这样即兴买票的南京游,像一次行为艺术。火中华门、土城头、中和桥、光华门、马群、紫金山……原来,坐在火车上以游客的心态去看生活的城市,心境会大不一样。


这几年,7102次绿皮火车每过一阵子就会与南京告一次别。2014年,79岁中华门站成为过去式,7102次列车再一次被旅客挤得人山人海。2016年终于轮到了它自己。从此,花很少的钱就可以徜徉在皖赣线的油菜花香里的岁月,成为永恒的过去。















2016年3月15日,大炮盐酥鸡要离开新街口,原因是房租太高,老板年事已高,吃货们蜂拥而来。


大炮盐酥鸡算是最早登陆南京的一批台湾美食,不足100平米的店面,在新街口默默地开了十几年。来到这里,点上一份盐酥鸡饭或是卤肉饭,热情风趣的老板一边收着桌子,一边温柔地提醒你要好好吃饭不要玩手机,再简单不过的话语,却好像家人的念叨一样暖。


引发怀旧热潮的大炮盐酥鸡,后来有了峰回路转的结局,离开新街口万达后,在河西万达重新开了张。









2016年3月,雨花新村部分改造,汪家馄饨传出搬迁消息,不少老客挤爆了旧门头。






担忧是免不了的,生怕熟悉的老店搬着搬着就不见了。一碗汪家馄饨,一份阚老二的烤鸭脯或者鸭后座,对雨花新村的人来说,就是一天标准打开方式。


有了三十年光阴的雨花新村,它没有新式地下停车库,没有中心花园景观,可是这里却有岁月的沉淀。汪家馄饨南京有三个店。每家的招牌都是蓝底白字,“源于1983年”的字眼很显眼。从一个馄饨摊变成了三个店,从老汪先生传到三个儿子,每个住在雨花新村的人,都能说上一段汪家馄饨的故事。











2016年3月,陪伴了南京人24年的长三角出版物市场传出因为房租到期,要搬离山西路。






漫画、小人书、文学名著、五花八门的教辅……组成了军人俱乐部的长三角出版物市场传说中知识的海洋。再难找的书,去长三角市场肯定能找到。


2001年,长三角出版物市场迎来了最辉煌的时期。长三角地区乃至山东、江西、湖北等地的图书经销商会来进货。后来,线上图书市场不断扩张,线下实体书店的命运都受到了冲击,长三角出版物市场的辉煌也一去不复返。


当我们习惯了在当当、在亚马逊上淘书的时候,当年挤在长三角出版物市场里抢到书的激动早已被忘却。


新址虽然难找,但只要长三角市场还在,那份念想还在。















2006年3月底,22岁的洪武路天桥在半夜悄悄离开了新街口。以后你再也不能站在这里看风景。


90年代,南京曾经有24座天桥,分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。在繁华的新街口,有四座人行天桥将周围的几个商业街区串联起来。在很多人的记忆里,在天桥上吃过梅花糕,拍过夜景,贴过手机膜,一旦遇到重大的节日,天桥上必定是挤满了人。


而天桥终究是城市的过客。城市的主人们拓展了地下通道来取代它。多年后的某一天,你和朋友约着聚会,你脱口而出一句“洪武路天桥旁的麦当劳见”,朋友一头雾水地回问你天桥在哪,你才惊觉记忆里的那座天桥原来早就离开新街口了。











2016年4月,65岁的工人文化宫告别了新街口。


这里曾经一度是南京城最时髦的休闲地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能够去工人文化宫游玩是一件十分自豪的事,因为要凭工会会员证才能进去。那时候 ,很多人节假日都爱去文化宫放松休闲,里面有很多游乐设施,乒乓球、康乐球、打气枪、套圈,每次都要排很长的队,而且这些活动大多数也都是免费的。


文化宫里的那个像大章鱼一样的旋转飞车总是让80后念念不忘。大家坐在大章鱼的“触角”里,等到大章鱼张牙舞爪,车就旋转起来,那份紧张与刺激,在每次路过工人文化宫的的时候,都会忍不住在心中翻涌。













2016年5月23日,陪伴了南京人23年的紫金山索道停运改造。






小时候,跟着家里去紫金山坐索道。吊椅滑到跟前,往里一跳,拉下护栏,吊椅就慢悠悠地滑了出去。老式的吊椅四面都敞开着,靠在椅子上,脚下是苍茫的山林,身边是呼呼的风声。如果是冬天去的话,低头俯瞰,山林上覆盖着万丈冰雪。那一刻,索道上的你,仿佛置身于《冰雪奇缘》里的魔法世界,紧张与激动并存。













2016年8月,青少年宫传出要搬家到马台街。对于土生土长的南京孩子来说,他们担心童年的记忆不再有……






那个圆圆的顶像天文台一样的建筑,是童年熟悉的地标。西流湾公园是孩子们的游乐天堂,滑滑梯,蹦蹦床,放了学,偷偷地跑去玩,直到天黑才回家做作业。少年宫的天文馆,很多人在这里第一次看到了满天星星,认识了银河、猎户座、北斗七星。


隔壁的青春剧场,以前还是叫“儿童影剧院”,很多孩子在这里看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《狮子王》,后来在这参加过象棋比赛,又举行过毕业典礼。少年宫和青春剧场,就像陪伴着大雄长大的哆啦A梦,是南京人童年记忆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







2016年9月,忘不了门口白纸上的“停止营业”标志着一个属于北圩路的酸菜鱼时代终结。


曾经,一盆北圩路的忘不了,一盆汉口西路的小爽,两盆酸菜鱼是很多学子对美食的最初记忆。吃腻了食堂的时候,在北圩路附近的南审学子就到忘不了打打牙祭。


一到饭点,店内人满为患。酸菜鱼一上桌,数双筷子纷纷出动,但凡手速一慢,鱼片就落入他口。大家吃的酣畅淋漓,鱼片抢光了,酸菜鱼汤也要拌着饭吃,即使是饭量小的妹子也能干掉两碗。


再回到北圩路,抢鱼片的那群人聚不齐了,抢过的那盆酸菜鱼也不知所踪。









2016年底,南京西站公布了最新搬迁方案,从此南京的老火车站又少了一座。


李志在《热河》里唱到的南京西站,是老南京人心里对火车站最深的独家记忆。住在附近的下关人,小时候一听到轰隆轰隆的巨响,就知道火车进站了。高大的蒸汽机头,喷出白色的烟气,悠长清脆的鸣笛声,铁路会堂看过的电影,铁路餐厅蹭过的饭……记忆里的西站,人来人往,热闹又繁华。


2012年3月24日,在南京西至厦门的K161次列车驶离后,104岁的南京西站停运落幕,斑驳的出站口,从此走出去就再也进不来了。




摩天大楼向上攀爬,你与城市的关联正悄然改变。有些地方,有些故事,留存于某年,最终沙化在记忆中。
+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点这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博亿About
博亿网拥有着业界最精英的金牌专业团队,凭借多年来在博彩市场的丰富经验和业界高端玩家的信任,博亿网取得了用户广泛的关注和喜爱。博亿网是一个为用户提供博彩业界新闻资讯、娱乐和专业媒体的多元化平台,是一家针对当地用户的特色专业内容,并提供国际化增值服务,同时是一个令资深商家和用户所信赖的多元化资讯平台。
商务QQ
Copyright © 2018~2020 博亿论坛—地表最火博彩资讯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.
返回顶部